如何加快推进中医药国际化进程

当前,中医药国际化已经是大势所趋,特别是“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必将更加快速地提升中医药国际化进程。

针对当前国际化进程中存在的中西方文化差异的制约、中医药在海外国家缺乏法律和制度的保障、中医药国际化人才队伍建设有待加强、中医药国际化发展不够均衡、中医药国际化发展模式有待创新、中医药国际化的标准与国际接轨有一定难度等问题,应该随着中医药“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而逐步解决。 要解决这些问题既需要政府层面的政策推进,也需要国内各中医院校采取积极的配合措施。

一.政府层面政策推进1.坚持“一带一路”,继续推动中医药“走出去”在“一带一路”战略大背景下,中医药成为国家层面交流合作的重要领域,中医药也借此在国际化进程中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 目前,中医药已经传播到世界183个国家和地区,与外国政府、地区组织签订了86个专门的中医药合作协议,其中绝大多数分布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服务贸易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对中医药的需求增长较快,有巨大发展潜力。

因此,政府应当坚持“一带一路”战略,多渠道多层次联动推进中医药国际化发展。

充分发挥各省市中医药文化资源、医疗资源、教育资源和中药产业资源优势,从支持境外合作办医、国际科技合作与交流、中医药国际教育、文化传承、养生保健、大型文化商贸展览等方面形成多维度合作模式,推进跨区域合作框架和长效交流合作机制的建立。

2.尊重多元文化,增进中医药文化国际认同雅斯贝尔斯认为世界文化并不是隔离的,而是可以相通融合的。

中医药的价值理念虽然独特,但我们还是要在输出过程中努力“入乡随俗”,从目标国家民众可以接受的角度进行阐述,积极探索中医药文化与各国本土文化融合发展的实现路径。

可以通过东道国政府在当地建立中西医合作机构,采取以技弘道的方式例如以中医药的具体技术(针灸、推拿等)开展义诊,吸引当地民众的关注,在治疗疾病的同时普及中医药文化,寻求文化认同。

另外,善用媒体传播功能,以中西方医学观念共通点为中介,逐步传播中医药文化。 同时,要将中医药相关术语、知识翻译成其他国家的语言,不仅仅是对中国传统医学信息全球化的传递,而且需要传递其知识背后承载的中华民族几千年以来的认知观、价值观等。 中医药的翻译一定不能形成词汇的思维定势,也不能全部借用西方概念死板地进行翻译。 秉持“文化传真”的基本翻译原则,方能彰显中医药的现代活力。

3.继续坚持海外中医药中心建设海外中医药中心是中医药国际化的“桥头堡”,承担着促进中医药走向世界的重任,是海外中医药医疗、保健、科研、教育、产业、文化“六位一体”发展的有效载体,在中医药国际化进程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因此,国家应当继续坚持海外中医药中心建设,多方联动,完善海外中心布局。 一方面,进一步推动将中医药合作纳入与相关国家双边、多边合作机制,加强与相关国家在传统医药领域的信息交流与合作,促进双方在传统医学领域的资格、标准互认;另一方面,充分发挥丝路基金以及社会资金的作用,鼓励社会各界共同参与中医药海外中心的建设。

同时,进一步发挥中医药院校、中医医院、企业和国外合作方的积极性。 进一步完善中医药海外中心布局,兼顾区域之间的平衡,更好的推进中医药国际化进程。

4.探索中医药国际化新模式,鼓励医药企业加入中医药国际化的进程,离不开企业的参与。 国家要鼓励企业参与中医药的国际化进程,以产业化、规模化、品牌化,加强中医药的影响力。 实施品牌战略,以优质的产品、出色的服务和传统中医的理念,彰显中国价值。 帮扶有实力的企业,成立区域性的、具有较高国际影响力的营销机构,通过独资、合资、控股、参股等多种形式在境外兴办实体或合办实体,或设立分支机构,充分利用国外的营销渠道,打造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国际中医药产品贸易交易平台。 5.推进标准化建设,争取中医药海外合法化地位制定统一的中医药国际标准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能使其在海外各国合法化,更加顺利地推动中医药的国际化。

具体来说,首先要与国际社会展开对话,使其真正了解中医药的科学内涵以及与西医药标准制定的不同之处,共同商讨中医药在各个国家、地区发展的相关标准和规则。

当我国中医药标准建设在国际社会取得一定话语权之后,就应该由普通参与慢慢转向主导角色,一方面可以推动已有的中医药国家标准向国际标准转化,适当改进现有标准,使其更符合国际环境;另一方面可以提前做好基础性工作,针对实际需求梳理亟待建立的中医药国际标准的项目,当时机成熟时推动成为国际标准。

当前应该先对之前国内已有标准进行系统梳理,找出其中对中医药国际化进程有重大影响的问题,例如中医疾病名称、证候等有研究基础的问题,制定相应符合国际水平的标准。 二.中医院校层面配合措施1.加强海外中医药中心人才培养中医院校特别是承担海外中医药中心建设的中医院校,应当加强海外中医药人才队伍的培养和建设,创新中医药国际教育模式。 加强中医药知识、技能、文化等国际推广的师资培养、培训和派出力度,通过合作或共建的模式,使国内特色中医药学科进入国外大学高等教育专业设置和学术研究中。 加大中医院校留学生教育的奖学金支持力度,吸引更多国外人才学中医、用中医。

支持中医药院校和医疗机构建立“中医学院”“中医培训中心”等教育机构,设立中医医疗、中药资源、中医文化、中医养生与康复等专业,编著易懂、易学、易用的教材,有效利用互联网开展线上、线下同步教学,探索开展自成体系的中医药学本科或研究生境外教育,培养更多的中医药国际交流与推广人才。

2.与国外的医院和高校建立合作平台国内的中医院校应当根据自身特色优势,利用多方资源搭建起与海外医院和高校进行平等交流的多元化平台,如成立传统医药交流合作中心、科技研发中心,开办中医药科技展览会、交流会,开放信息共享平台等,通过对中医药行业的各项标准、规范以及中医药关键科技研究进行深入探讨,促进中医药的对外传播和创新发展,打造中医药产业创新发展的国际氛围和科技制高点。

3.搭建平台,发展“互联网+中医”中医院校应当充分利用信息技术,以中医药海外中心为服务终端,对海外中心收治的疑难杂症,通过互联网技术积极开展远程中医药服务。 一方面有利于延伸海外中心的中医药服务,促进海外中心发展;另一方面有助于推动中医药服务贸易,促进“互联网+中医”的发展。 可采取“公益+商业”运作模式,联合中医药海外中心的国内承建、支持单位,建立、完善一个对外中医药网上服务平台和一支对外中医药网上服务专家团队,由企业承担平台建设和维护工作,实行诊疗收费和政府补贴相结合的服务补偿机制。 (作者系中国中医药信息学会中医药智库分会常务理事、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副院长郑培永。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华网立场及观点。